小土豆特唐尼

I've been playing human.

【百万】这个狗逼的世界是个圈子(五)

仿佛听见有人夸我帅:

•当红歌手白x才华埋没作曲人万
•老万当年逃走,结果再相遇的梗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助理目送王昊过完安检就走了,安检仿佛一道屏障,隔开了外面聒噪不安的世界。


王昊背着包往登机口走,掏出手机想给丁飞打个电话。


“喂?飞总?”


虽然升了舱,但是王昊还是只在登机口的休息区坐下,没去贵宾休息室。


“老万啊?怎么了?”


“我过了安检了,跟你说声谢谢。”王昊把口罩拉下来,“给你添麻烦了,还单独派人来一趟。”


突如其来的感谢让丁飞很迷茫:“啊?你说什么呢?”


“就今天给我升舱的那个小姑娘啊。”


丁飞一时摸不着头脑:“什么小姑娘?”


王昊也被搞糊涂了:“就一短发、带着黑边眼镜的小姑娘啊,她说是你的人。”


“怎么就我的人了?”


“不是你的人那还能是谁的人?”


王昊面前突然压过一道阴影,一只手把王昊的手机拿走挂断了电话。


王昊一抬头就看见白曜隆的脸。


白曜隆略带讥讽地说:“是我的人。”


王昊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。


王昊没想到是白曜隆,刚才王昊脑子里考虑了很多人,毕冉,娄云鹏,甚至是刘嘉裕。


唯独没有白曜隆。


丁飞的电话又打了过来,白曜隆随手就给摁掉。


“怎么不去休息室?不是给你升舱了吗?”


王昊没搭理白曜隆:“手机还我。”


“急着要手机干什么?”


“飞总会担心。”


白曜隆有些不快,早知道不给王昊解围了,一句谢谢都没有。


白曜隆直接把王昊的手机关机,没管王昊伸着的手,把手机往兜里一揣,就往休息室走。


王昊看着白曜隆的背影叹了口气。


明明还是小孩子脾气。


王昊认命地拎起包跟了上去。


进了休息室白曜隆也完全没有把手机还给王昊的意思,王昊也不想跟白曜隆过多牵扯,反正一会儿上飞机,手机本来也是要关的,王昊无事可干,只能坐在休息室里离白曜隆最远的角落,对着手里的机票放空。


可能是白曜隆之前的举动让助理误会了什么,她给王昊选的座位和白曜隆是靠在一起的。


两个人原本都不知道这件事情,直到上了飞机。


王昊上了飞机倒头就睡,白曜隆看着身边的人,恍惚间想起当年两人第一次坐飞机去西安的时候。


那个时候只是经济舱,座位又小又挤。王昊也是这样坐在白曜隆身边昏睡,头靠在白曜隆肩上。


商务舱的座位之间隔的很远,飞机再怎么颠簸,睡着的王昊的脑袋也不会“正好”倚在白曜隆肩上。白曜隆第一次觉得,商务舱的座位太宽了,他只能外头看着王昊的睡颜发呆。


其实白曜隆本来是没打算去成都的。


他本来就打算搞一波事,然后找个借口不登机,留在西安该干嘛干嘛,所以他在成都没订酒店,没规划行程,没找人接机。但是跟王昊见面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。


王昊不想理他,他偏要跟着。


白曜隆跟着王昊下了飞机,把行李都交给给王昊接机的人之后,就把人家打发走了,王昊全程没吭声。


白曜隆现在知名度太高,王昊不想跟他吵引起别人注意,就一直忍着。


忍着白曜隆拉自己吃饭,忍着白曜隆跟着自己逛宜家,忍着白曜隆住进自己租的房子。


天晓得他是忍着白曜隆还是放纵自己。


两个人的日子过得出奇的平静,白曜隆觉得自己鬼迷心窍了,背地里什么恶毒的手段都使的出来,真的面对着王昊本人的时候,却只是和他做着些稀松平常的事。


可能平平淡淡地和王昊过日子,已经成了白曜隆的习惯。


成都的馆子都辣,白曜隆点的外卖王昊一口没吃。


“没胃口?”


“养嗓子。”


“你不是改写曲儿了吗,要嗓子干什么?”白曜隆话说出口就后悔了,虽然他觉得“心疼”这种情绪早就不应该出现了。


王昊没告诉白曜隆,丁飞答应他,如果嗓子好了,就签他。


虽然知道嗓子可能这辈子都这样了,但是王昊还是偷偷抱着希望,做着些无力的挣扎。


两个人在成都莫名地过了几天太平日子,甚至像普通人那样,去太古里去逛街,去人民公园吃茶,去东郊看battle。


王昊甚至觉得,两个人回到以前在哈尔滨的日子了。


直到刘嘉裕给白曜隆来了个电话。


“小白,那个王昊不是写歌吗?配给你了。”


白曜隆不明白怎么会有这一出:“什么意思?怎么都没跟我商量?”


“别问我,丁老逼定的。”刘嘉裕玩味的回答,“那天机场那事儿老飞知道了,你这么欺负那个王昊,把老飞惹急了。”


丁飞想的很简单,捧王昊,整白曜隆。


要放以前白曜隆一定坚决反对,但是现在这几天下来,白曜隆却有点儿看开了。


“老飞直接就定了?你不管管?”


“理论上,按职位我是能管的,但是我不想和老飞闹僵。”刘嘉裕以为白曜隆不乐意,“你不答应,公司这边就跟你解约,老飞连声明都写好了,打算一解约就发,我看了眼声明对你挺不利,你翻不了盘的。”


“老飞到底为什么这么护着王昊?”虽然没什么逆反的情绪,但是白曜隆隐隐有些不爽。


“我哪知道,可能因为毕冉吧,反正丁飞对那小子跟老母鸡护崽子一样。”


毕冉,又是毕冉。


白曜隆一辈子忘不了毕冉这个名字,他妈哪儿都有毕冉。


本来的好心情被这个名字破坏了,白曜隆不满地挂了电话走去王昊的房间,准备告诉他这个“好消息”,刚走到门口就听见王昊在和谁吵。


“不行,我!不!乐!意!”


“定了就改!又不是我要求的!”


“飞总,你知道我解不起约。”


“我不需要你为我好。”


“我求你了飞总,谁都可以,但是我就是不能给他写歌。”


白曜隆一把推开房门,王昊猛地转身。


“王昊,你曾经多光鲜亮丽啊?现在却沦落到只能给我写歌。”白曜隆讽刺到,“但事实上你根本不配,我根本,不想要你写的歌。”


说完白曜隆就摔门而去。


原本吵闹的房间瞬间安静下来。


“喂?老万....你还好吗...”电话那头的丁飞把白曜隆的话听得清清楚楚。


“没事儿...”


白曜隆听到了自己跟丁飞的争执,但是白曜隆只是听到了,并没有听明白。


王昊说,“不能”给白曜隆写歌,而不是“不想”。


——TBC——
我明明更的贼快了你们还催更(╯°Д°)╯︵┴┴

评论

热度(522)

  1. 小土豆特唐尼仿佛听见有人夸我帅 转载了此文字